地鐵站的演奏

這讓我想起曾經在網上看過Joshua Bell在地鐵站裡演奏的故事

那是說到一個世界頂級的小提琴手在地鐵站演奏了45分鐘

只有7個人停下腳步聽他演奏

這倒是問回了我們自己

在一個公共場合和不適宜的時段,我們是否能欣賞“它”的美?

我們是否會停下來欣賞?

我們是否能在不適宜的環境下發覺人才呢?